联合国1990年至今全球共失去178亿公顷森林

中新社联合国7月21日电 联合国粮农组织21日发布2020年《全球森林资源评估》报告,报告称自1990年至今,全球森林面积持续缩小,净损失达1.78亿公顷,但得益于部分国家大幅减少森林砍伐、大规模植树造林和林地的自然增长,森林消失的速度已显著放缓。

报告显示,目前全球森林面积共40.6亿公顷,占到陆地总面积的近31%。其中有25%分布在欧洲(含俄罗斯全境)、21%在南美、19%在北美和中美、16%在非洲、15%在亚洲,5%在大洋洲。俄罗斯、巴西、加拿大、美国和中国五国的森林面积之和占到全球的54%。

由于业绩不佳,朱吉满控制的两家上市公司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截至目前,誉衡药业、信邦制药股价分别较高点时期下跌73%、81%。

买下这家制药厂后,朱吉满创立了誉衡药业。之后,朱吉满将誉衡药业改造至符合GMP(国家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

2019年,誉衡药业业绩暴雷,亏损达26.62亿元,这也是其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原因主要是其一口气计提了26.15亿元的商誉减值。而导致商誉减值的原因是前两年收购的子公司上海华拓、南京万川经营业绩不达预期。

2年前,誉衡集团还很难与“破产重整”挂钩,在2018年胡润“百富榜”名单上,朱吉满夫妇以105亿元“问鼎”黑龙江首富,被称为“东北王”,而这已经是他们连续第4年跻身榜单。

但对于朱吉满而言,更为不利的是,过去几年医药行业的风向变了。

据不完全统计,自上市以来,誉衡药业总共豪掷129亿元在资本市场疯狂买买买,仅并购重组就达27宗,但最终完成的却只有14宗。

誉衡药业是朱吉满控制的首家上市公司,在尝到资本市场的甜头后,2017年他还拿下了信邦制药。

用15年时间 将160万变为100亿

2020年1月,誉衡集团手中持有的2.43%京东数科股权被司法拍卖,最终被国新央企运营(广州)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以14.8亿元摘得。根据法律文书,这笔拍卖始于誉衡集团与华能贵诚的一次合同纠纷,誉衡集团所持京东数科股权被强制拍卖偿债。

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出台第一批重点监控目录后,辅助用药及中药注射剂成为了医药行业过剩产能的典型,在随后的地方政策以及医保目录调整中,均被严格限制或清退出局。

实际上,誉衡药业已连续三年净利润下滑,据誉衡药业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披露,扣非后净利润约为-6000万元至-4000万元。

以往,朱吉满通过“收购辅助用药、中药注射剂大品种”的模式,先后收购哈尔滨蒲公英药业、上海华拓、南京万川等一系列公司,一手缔造了一个“医药帝国”。

共青城磐晖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参与中间级,出资8亿元,其中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私募股权基金创世安霖基金(一号、二号)出资5亿元,北京磐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磐晟磐瀚投资基金一号出资3亿元。

收购完成后,朱吉满就将手中所持信邦制药股权全部质押。质押方是中信信托,至今尚未解押。

今年3月,临近创世安霖基金到期,诺亚曾召开投资人说明会,告知投资人誉衡集团已完全丧失流动性,该产品进入无限期的逾期状态,称正努力推动其他风险化解方案,寻求有实力战略投资者、沟通协调债权人、跟踪评估债务人经营情况。

在资金面崩盘的情况下,誉衡集团为并购信邦制药搭建的并购基金开始坍塌逾期,随着后续兑现陷入困境。参与提供杠杆资金的诺亚财富、渤海银行相继踩雷。

当时,摩托罗拉、小米、OPPO均表示将会采用支持5G的骁龙4系移动平台来推出5G手机,其中小米雷军表示小米将是全球首批推出骁龙4系5G智能手机的厂商。

2007年至2009年期间,该产品为誉衡药业贡献的营收比例分别为56.18%、50.56%、40.39%。仅2009年,鹿瓜多肽注射液就为誉衡药业带来了1.57亿元的营业毛利。

而其控股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信邦制药也在2018年巨亏12.97亿元,亏损额比过去8年累积的净利润还多。近日,信邦制药预计2020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3000万元-40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75.27%-67.03%。

誉衡药业公告称,由于控股方誉衡集团被破产重整,誉衡集团持有誉衡药业超7亿股股票全部被冻结,按当日(7月7日)收盘价计算,被冻结资产价值25.33亿元。其中,3636万股将于近期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拍卖。

感受到了资本的力量,朱吉满开始大举扩张。朱吉满夫妇控制下的誉衡药业在医药界甚至被称为“并购机器”。

2010年6月23日,誉衡药业等四家企业上市仪式在深交所举行(左一为朱吉满)

可以说,这一切为誉衡集团的破产重整埋下了伏笔。

收购之后,信邦制药股价一路下跌。2017年6月3日,信邦制药股价达到9.83元/股的高点后一路向下,截至7月21日收盘股价为4.94元/股。誉衡药业在2017年6月股价约在7元/股,截至7月21日收盘股价为4元/股。

在这27宗并购案中,规模最大的是2017年通过誉衡集团子公司西藏誉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收购的信邦制药21.04%股权。通过这笔收购,朱吉满夫妇拿下了这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这次收购也让信邦制药创始人张观福一次性套现30.24亿元。

这位黑龙江首富本是陕西人,1988年大学毕业后在西安电力中心医院当上一名眼科大夫,1993年开始下海经商。

公开信息显示,创世安霖基金一号、二号成立于2017年4月,基金实缴规模约为5亿元人民币,基金管理人是诺亚旗下的歌斐资产。

作为实控人出资方,上海乾临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参与劣后级,出资8亿元,上海乾临是誉衡集团全资子公司。

并购基金再通过信托通道,成立单一信托计划最后放款给哈尔滨誉衡集团。誉衡集团通过该产品募资完成后顺利收购信邦制药21%股权,再将募资等值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给私募。

但即便是不断卖掉资产也难以补足流动性。在今年3月,有并购基金出资方告知投资人誉衡集团已完全丧失流动性。

资料显示,该并购基金整体规模为46.6亿元,其中由渤海银行通过华西证券设立华西证券汇智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参与优先级投资,出资总计30.6亿元;

大股东42亿股权资产被冻结

信邦制药二级市场表现

而信邦制药公告也显示,由于控股方誉衡集团被破产重整,誉衡集团持有信邦制药近3.6亿股股票全部被冻结,按照7月7日收盘价计算,被冻结资产价值17.22亿元。

报告显示,2010-2020年间,全球森林年均净损失面积最大的十个国家为:巴西、刚果民主共和国、印度尼西亚、安哥拉、坦桑尼亚、巴拉圭、缅甸、柬埔寨、玻利维亚和莫桑比克。而同一时期森林面积年均净增加最多的前十个国家则为:中国、澳大利亚、印度、智利、越南、土耳其、美国、法国、意大利和罗马尼亚。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朱吉满也曾设法自救,开始不断出售资产换取资金。

商誉暴雷 医药帝国开始坍塌

2004年,“松梅乐”鹿瓜多肽注射液进入国家医保,成为国内市场上5个骨折愈合注射剂之一,并给誉衡药业带来可观的收益。

其中,2019年11月,誉衡药业将手中的优质资产澳诺制药转让给华润三九,换取14.2亿元资金。澳诺制药生产的葡萄糖酸钙锌口服液、维生素C咀嚼片等产品常年排名国内市场份额前列,一度为誉衡药业贡献3成利润。

诺亚财富客户们始终忧虑,即使未来信邦制药股价反弹,其质押股份市值有望达到30亿元,作为优先级出资方的渤海银行很可能会平仓离场,而作为并购基金的中间级的诺亚财富或将难以回款。

联合国粮农组织高级林业官员佩卡里宁表示,按照目前的情况国际社会可能无法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有关可持续森林管理的目标,我们需要加大努力制止滥砍滥伐,更好地释放森林在可持续粮食生产、减贫、食品安全、生物多样性维护和气候行动方面的潜力。(完)

随着股价崩盘,2018年誉衡药业三次遭遇质押强制平仓,2019年以来,誉衡药业股权已三次司法拍卖成交。

上市之后,誉衡药业的股价也随之不断攀升,至2015年6月,其复权后股价最高达234.72元/股,朱吉满的身价也暴涨,并于当年首度跻身胡润“百富榜”。

不久前,高通宣布,公司计划在2021年初将5G移动平台产品组合扩展至骁龙4系,以规模化地加速5G在全球的商用化进程。骁龙4系5G移动平台将为更广泛的消费者带来各种主要的中高端特性,超越海量市场对于该层级产品的预期,从而实现我们让所有智能手机用户都能使用上5G技术的愿景。

而朱吉满撬动这笔收购仅花费8亿元,实际占出资大头的是他主导的一笔整体规模达46.6亿元的结构化并购基金,除去收购信邦制药的这笔钱以外,还有16.36亿元不知所踪。

凭借这款产品的火爆,誉衡药业顺势于2010年6月登陆A股市场。彼时,朱吉满还曾感慨:“终于可以不缺钱了。”

报告称,自1990年以来,全球共有4.2亿公顷森林遭到毁坏,即树木遭到砍伐、林地被转而用于农业或基础设施。2015-2020年间,全球每年的森林砍伐量约为1000万公顷,与2010-2015年间的每年1200万公顷,以及1990-2000年间的每年1600万公顷相比呈持续下降之势。

资本是把双刃剑,盲目的并购不仅拖累了誉衡药业的整体业绩也让上市公司的商誉高企。

2018年,誉衡集团的风险逐步暴露。至当年年底,誉衡药业的负债已突破50亿元。同期,誉衡药业的商誉达到33.6亿元,占总资产的35.25%。

7月7日,信邦制药及誉衡药业接连紧急发布公告,两家公司背后为同一家控股方——誉衡集团,面临破产重整。

千禧之年,朱吉满用168万元买下了正在破产清盘的黑龙江康复研究所的附属药厂。尽管连年亏损,但其开发的“松梅乐”鹿瓜多肽注射液让朱吉满看到了商机。

朱吉满掌舵的誉衡集团,起源于黑龙江一家正在破产清盘的药厂。

这对于朱吉满的打击可想而知。在整个医药行业全面转型创新药的当下,尽管朱吉满也布局了创新药企业,但在实操层面,仍然延续了并购的手法。

让誉衡集团陷入困境的正是2017年收购信邦制药这起并购案。此次股权转让总价为30亿元,对应每股价格8.424元。

与此同时,誉衡药业的整体负债率也由2018年的53.64%飙升至2019年的7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