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忧外患上半年亏了10亿的海底捞道歉还管用吗

随着“乌鸡卷”事件的升温,不少网友也纷纷表示自己曾在海底捞食物中吃出“异物”。

一直以来,口碑是海底捞的核心壁垒。但在口碑下滑的同时,海底捞业绩也遭遇下滑。

道歉已成套路的海底捞除了食品安全问题,还要面对业绩下滑的压力。

业绩预警 上半年净亏10亿

去年10月,海底捞市值突破2000亿港元。二级市场的喜爱,让掌门人张勇登上财富榜,首次入榜的张勇就以138亿美元净资产登上新加坡首富之位。不足一年,张勇、舒萍夫妇在二级市场套现15.6亿。

近日,海底捞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截至2020年6月30日,集团预计该期间收入相较于2019年同期下降约20%,所录得的净亏损介于人民币9亿元至10亿元不等。

输入代码000688,历史行情数据显示,科创50指数是以2019年12月31日为基日,基点为1000点。2020年7月22日,科创50指数开盘1474.015点,收盘为1497.23点,成交量超过990万手,成交额644亿元。如果以收盘行情计算,意味着从去年底至今,科创50指数上涨了497.23点,涨幅达到49.7%,而该指数的最高点是在7月14日,一度达到1726点,相比于基日涨幅超70%。

据业内人士分析,此次15.6亿港元仅仅只是一个开端,创始人张勇已经启动了自己的“退休”计划。

SP NP Ltd.为英属维京群岛注册公司,海底捞创始人张勇的夫人舒萍拥有该公司全部股份收益;而LHY NP Ltd.为另一家英属维京群岛注册公司,海底捞二号人物施永宏李海燕夫妇拥有该公司全部股份收益。

据中国基金报计算,经多个维度对比目前市场上有几个主流的指数发现,科创50的涨幅仅次于创业板指数,非常值得投资者考虑。

据海底捞2019年财报显示,堂食餐饮是其主要营收来源。海底捞2019年营业收入为255.88亿元,占应收比重超过98%。疫情期间,自1月26日起,海底捞暂停了国内所有门店营业,至3月12日逐步恢复营业(85家二三线门店),3月底约600多家门店恢复营业;4月中旬大陆所有门店恢复营业。

海底捞表示,净利润亏损主要原因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公告中表示,疫情的爆发以及随后各国及地区实施的防疫措施和消费场所限制,对今年以来的业务产生重大影响。

这是自2018年上市以来,海底捞首次出现亏损。

“科创50”指数由科创板中市值大、流动性好的50只个股组成。编制方法是按照过去一年的日均成交金额由高到低排名,剔除排名后10%的个股,然后选取日均总市值排名前50的个股作为样本,每季度调整一次。

据中国证券报,在市场人士看来,科创50指数的发布,可有效对冲科创板解禁的抛售压力与抛售意愿,同时带来新的增量资金。中原证券分析师林思闪称,科创50指数将吸引更多被动型指数基金等增量资金持续流入。

目前,随着逐渐恢复正常营业,海底捞整体运营情况也在逐月持续改善。但海底捞表示,“尽管如此,受到疫情波动影响及餐饮业面临放缓的压力,经营恢复程度及恢复时间仍不确定。”

张勇夫妇套现15.6亿

虽然此次减持并未改变公司控股股东的地位,但大股东套现离场的猜测仍甚嚣尘上。

二把手施永宏套现7.8亿

这份道歉声明发布不过3个小时,就扭转了舆论风向,反而为海底捞赢得不少好感。不过,事不过三,屡次道歉的海底捞正在消耗多年积累的好感。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中国基金报、证券时报、中国证券报等

7月22日A股收盘后,又一个重要的指数“科创50”正式出炉,7月23日起将正式发布实时行情。

海底捞又双叒来道歉了

7月7日,海底捞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集团预计该期间收入相较于2019年同期下降约20%,所录得的净亏损介于人民币9亿元至10亿元不等。

从市场表现来看,截至7月21日,“科创50”指数的50只样本股中,有7只个股相对发行价涨幅翻了3倍以上,分别为安集科技、金山办公、中微公司、心脉医疗、安恒信息、博瑞医药和南微医学。

3月下旬,在疫情复工之后海底捞恢复堂食,但很多菜品出现明显的涨价,毛血旺半份从16涨到23元、一片土豆1.5元,米饭7块钱一碗。

配售完成后,海底捞创办人张勇、舒萍夫妇合共持股57.23%,而NP United Holding Ltd.将继续拥有约34%权益。

翻台率与餐厅的受欢迎程度有关,就餐时间越短,翻台率越高。海底捞财报显示,截至去年12月底,海底捞一线城市餐厅的翻台率为4.7次/天,2018年同期为5.1次/天;二线城市餐厅的翻台率为4.9次/天,2018年同期为5.3次/天;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翻台率为4.7次/天,略低于2018年同期的4.8次/天。

今年5月7日,海底捞于发布公告称,“2020年5月6日,公司董事会获该公司其中一名控股股东SP NP Ltd.以及LHY NP Ltd.(卖方)知会,彼等已与配售代理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订立配售协议。”

科创50值得投吗?哪些基金可以买?

目前,机构投资者正在逐步提升对于科创板配置比例。据兴业证券数据,2019年至2020年二季度,机构投资者对于科创板配置比例显著提升,重仓股口径下,占比由0.44%升至1.22%,超配比例由0.19%升至0.61%。同时,机构投资者重仓股持股占科创板流动市值比例也逐步扩大,重仓股规模占流通市值比重由4.6%上升至5.9%。

也就是说,相比于2018年,海底捞的翻台率已经有所下滑。与此同时,去年海底捞位于一二线城市的门店同店销售均出现轻微的下跌。这意味着这些成熟门店的增长已经达到饱和。

根据公告显示,控股股东拟配售合共4700万股股份,每股配售价33.2港元,共套现15.6亿港元。配售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0.89%。

2017年,海底捞还曾为两家门店后厨脏乱情况致歉。

业内人士指出,指数编制修订方案的实施,将进一步提升上证综合指数的市场代表性与稳定性,使上证综合指数更加准确表征上海市场整体表现,更加充分反映上海市场结构变化,为投资者观测市场运行、进行财富管理提供更理想的标尺。

疫情发生后,餐饮行业受到重创,不少餐饮企业大佬也在诉苦因现金流问题,陷入财务困境。不过,作为行业的龙头企业,海底捞的账面现金较为充裕,根据2019年财报显示,海底捞现金资产达40亿。当时,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海底捞都撑不下去,那餐饮业没有能活下去的了。

当年8月,媒体报道,海底捞后厨卫生条件糟糕老鼠在后厨地上乱窜、打扫卫生的簸箕和餐具同池混洗、用顾客使用的火锅漏勺掏下水道。事发不久,海底捞官方很快便做出回应声明。内容大意可归结为:我错了,我会改,员工不必自责。

这并非海底捞第一次道歉,但似乎每一次海底捞的道歉都“及时”“周到”。

7月22日,A股市场的另一件大事是修订后的新上证综指亮相,当日行情显示,上证综指运行相对平稳,收盘涨0.37%报3333.16点,全天成交5406亿元。

7月20日深夜,海底捞发布道歉声明称,已经对乌鸡卷产品供应商工厂进行全面排查,确定事件是因为在工厂灌装环节员工操作不规范,导致产品标签掉落到产品中。门店在分切、摆盘产品时失察,没有发现该缺陷。

业绩承压、翻台率下滑,海底捞是否还能捞得动?

上证综指7月22日分时线

就在减持的一周前,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在4月27日通过公司内部邮件,宣布了接班人计划。张勇称,自己将在10至15年内退休,除施永宏、苟轶群、杨小丽以外的所有员工,都有机会参与领导者接班计划。

据中国基金报援引一位ETF基金经理分析称,上交所此前放宽科创板涨跌幅比例,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市场充分博弈,尽快形成均衡价格,提高定价效率。科创50ETF同步实施涨跌幅20%之后,并不意味着一定就能涨到20%上限,但有了更宽的交易空间之后,可以减少原来主板市场10%涨跌幅限制之下频繁触及涨跌停的情况,有利于改善ETF产品流动性。

据悉,新修订的上证综指编制方案主要涉及三方面:剔除风险警示股票、延长新股计入指数时间、将科创板证券和红筹企业存托凭证计入样本空间。

据证监会信息披露,截至目前,易方达、工银瑞信、华夏、华泰柏瑞四家公司已上报科创 50ETF基金及其联接基金。对于科创 50 领域的宽基 ETF,未来这一领域规模最大的 ETF或在这四家公司的产品中出现。

报道中还提到,上述消费者当天下午出现胃部痉挛和便血,医生建议其住院接受进一步检查,就医记录称无法确定病因是否与饮食有关。海底捞方面表示,当日下午海底捞工作人员陪同两位顾客到医院检查并承担医药费,医院检查结果为正常。

报复性涨价事件沸沸扬扬几日后,海底捞终于认错了。4月10日,海底捞向公众发出致歉信,并检讨“此次涨价是公司管理层的错误决策,伤害了海底捞顾客的利益。对此深感抱歉。自即时起,中国内地门店菜品价格恢复到今年1月26日门店停业前的标准。”

中国证券报援引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分析称,本次上证综指编制方案的调整,充分借鉴了国际代表性指数的做法,延长了高市值权重股和其他新股上市后计入指数的时间,有利于平滑新上市股票价格剧烈波动对指数的干扰,提高了上证综指的代表性和稳定性。另一方面,修订后的方案剔除被实施风险警示的股票,也将有利于上证综指更好发挥投资功能,更客观地反映沪市上市公司总体表现。

值得注意的是,与主板不同,科创板股票上市前五日不限涨跌幅,之后每日涨跌幅放宽至20%,因此投资标的为科创板股票的科创50ETF,也有望成为首批涨跌幅为20%的ETF品种。

海底捞方面称,领导人才接班选拔计划作为一项10至15年的长期计划,是对公司现有行之有效的升迁体系的延伸和升级,重点是把海底捞的人才晋升机制进一步强化,通过在各岗位的管理实践和长期的观察与判断,找到符合“爱海底捞、业务熟练、又能洞察人性”标准的领导接班者,继续承载公司发展的使命。

此外,营业额大幅跳水的同时还承担着高昂的运营成本。海底捞在公告中提出,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期间内,公司仍然在持续推进门店扩张;同时还为保障员工就业、门店复工复产投入一定额度的疫情防控费用,并积极向医护机构捐赠款物,因此暂停营业期间成本并未随之大幅减少。

堂食客流显著下降,部分城市疫情反弹后,门店堂食恢复情况也难免不及预期。

4月10日,海底捞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通告致歉。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指标是翻台率。

截至目前,海底捞市值下滑至1800亿港元,如果说,今年疫情是外患,那么屡次道歉,则是内忧。海底捞的门口能否再次排起长队,看天时,更要看人和。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7月12日,有两位消费者在济南海底捞连城广场店就餐,期间在门店提供的乌鸡卷中吃出了硬质塑料片。海底捞工作人员随后将剩余乌鸡卷撤走回收,并提出本单免单并赔偿500元火锅券的处理方案,但消费者拒绝该方案。

海底捞在声明中向顾客和广大消费者表示诚挚的歉意,支持顾客维护自身权益,并会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检查,承担经济和法律上的相应责任。并表示,“消费者在海底捞餐厅遇到的任何产品问题,海底捞负有全部责任。”海底捞在道歉声明中表示。

三分靠建,七分靠管。地下综合管廊之所以能发挥效用,还在于成都等城市在推进过程中同步搭建起了智能管理平台,用科技手段保证了管廊的运行维护效率和稳定性。建好更管好,我们就能让“看不见”的地下工程更好支撑城市运行,让城市“内外兼修”,让生活更安全便利。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