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品铺子开盘涨超44%疫情挡不住武汉零食巨头的上市步伐

2月24日,良品铺子(603719.SH)正式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首日,良品铺子开盘价达17.14元,较发行价11.9元上涨44%,市值为68.73亿元,发行市盈率达28.81倍。

良品铺子是2020年登陆A股的新零售第一股,也是疫情当前湖北乃至全国上市的首家企业。特殊时期,处在疫区的良品铺子同样受到很大冲击,线下2000多家门店关到只剩下200家。基于当前艰难的线下环境,良品铺子选择配合上交所近期推出的“网络上市仪式”,采用云直播的形式,在淘宝直播进行上市仪式的全程直播。

显然,对于每一起招生考试舞弊案,都应拿出“零容忍”的姿态,去追查,去纠正。不仅如此,还要尽最大的努力,还受害人一个公正。比如有的受害者要求还其失去的录取机会,这算不得什么过分的要求。因为一些部门的过错,导致受害者付出一二十年的人生代价;其蒙受的巨大精神创伤,同样应给予相应补偿。可以说,相关善后措施能否到位,同样关乎舞弊案处理的公正。

图片来自上交所“良品铺子招股书”

至此,三只松鼠、百草味、良品铺子、来伊份四大零食巨头已各有出路。就在其上市的前一天,另一零食巨头百草味5倍溢价50亿元卖身知名外资快消公司百事,母公司好想你净赚40亿元。更早之前,三只松鼠、来伊份等零食企业纷纷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前者当前市值已高达270亿元,而后者已缩水至38亿元。

十三年闯荡,良品铺子也吸引了不少明星资本关注和投资。2017年9月,高瓴资本斥资超8亿元,成为良品铺子重要股东,持股为13%。十年前,今日资本已经入股良品铺子。据招股书,今日资本已通过达永有限持有良品铺子33.75%股权。在上市首日,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谈到长线投资良品铺子源于企业的初心:做企业不仅是做大做强,最关键是要做的长久。

这些舞弊案对教育公平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但它们的危害不止于此。教育公平被破坏,也意味着个人公平、社会公平的流失。这些个案的受害者,无论是已知的还是未知的,他们被“偷走”的不只一次录取机会,还有本应更美好,更光明的人生。舞弊案毁掉了那些寒门家庭“读书改变命运”的信仰,阻断了他们向上流动的通道,加剧了社会阶层的固化,这,又是整个社会公平不能承受之重。

但是,有的个案的处理,却显得拖泥带水。以这次山东聊城东昌府区通报的冒名顶替上学案为例,受害人10个月前曾多次分别向当地政府多个部门反映情况,均没有得到结果。其间冒名顶替者甚至主动找上门,要求受害者帮忙作伪证。虽然如今冒名者被双开,但是,这起舞弊案背后的运作链条,依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良品铺子的上市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早在2018年6月,良品铺子已递交上市申请,想要登陆A股。但随之而来的是长达一年半的漫长等待。等待期间,竞争对手三只松鼠已率先于今年上市,夺走“国民零食第一股”的称号。

在追究相关个案的同时,对于个案背后可能存在的制度漏洞,也不宜轻易放过。诚然,在网络查分、电子学籍已经普及的当下,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操作,可能不再像很多年前那么容易,但不排除还有一些漏洞的存在。仝卓往届生变应届生,暴露出考生身份管理的薄弱;博导之女“改成绩保研”,背后是高校教师子女入学管理的宽松,以及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现象。这些问题,都需要从体制机制层面进行修补,做好预防,避免后来者继续钻空子。

无论中考、高考,还是研究生考试,其都攸关千千万万孩子的受教育权利,其组织过程是否公平,录取环节是否阳光、公正,直接关系到公民受教育权利的实现。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但上市也不代表可以高枕无忧。良品铺子也在招股书中提及市场需求变化、食品安全质量、新店选址、库存规模较大等风险因素,以及最直接的新冠病毒将带来的巨大影响。挑战远未结束。

而在被曝光的几起舞弊案中,却都存在“留后门”“开绿灯”“钻空子”等猫腻。以山东冠县冒名上大学一案为例,受害者高考成绩546分没学可上,而高考303分的人却顶替她上了大学,这样的结果,是对寒门子弟受教育权的剥夺,是对教育公平底线的践踏。

好在,乘着零食行业高端化和互联网化的东风,良品铺子等来了新的机会。虽然距离曾定下的100亿元营收还有一定差距,但与商业模式类似、体量曾经相近的来伊份相比,良品铺子的收益表现还算亮眼。招股书显示,良品铺子2019年前9个月,公司实现营收54.6亿元,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19.6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4亿元,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83.81%。公司预计,2019年全年将实现营收72.38亿元至79.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3.49%至24.84%。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中国从2005年开始实施高校招生“阳光工程”,应当说,这些年来相关部门为保障教育公平所做的努力,是十分显著的。但不断曝出的考试舞弊案,也给相关部门提了个醒:教育公平的制度保障,可能还存在一些看不见的“缺口”。因此,对待每一个考试舞弊案,不论是陈年旧事,还是目下新案,都应当纠防并举,把制度的篱笆扎紧扎牢,筑牢个人公平、教育公平与社会公平的防线。

因而,对于这一系列招生考试舞弊案,理当严厉查处。人们看到,在有的个案中,相关的调查处理确实动了真格,比如仝卓“身份造假”一案,包括仝卓父亲,当地教育局局长等十几名公职人员,重则受到刑事追究,轻则丢乌纱帽,或受到党纪政纪处分,这样的问责,无论广度和力度都是近年来少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