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东南三环一小区附近近百人占道跳广场舞

东南三环一小区附近近百人占道跳广场舞

被质疑存在交通安全隐患;社区工作人员回应:在尽量劝导不占道,也在和交通队联系,希望加强关注

十八里店乡工作人员介绍,近期已收到居民有关反映,目前正在了解情况,确定事发地管辖范围。

对此,当地警方辩称,当时警方正在调查一辆两人乘坐的可疑车辆,该车在接受警察检查时逃走。不久后,一名警察在大约半英里外发现了这辆车。警方负责人说,当警察接近那辆车时,这辆车突然逆行冲向他,“该警员是在保护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开枪的”。斯廷勒蒂和威廉姆斯的代理律师克伦普和罗曼努奇表示,他们将自行展开调查。克伦普说,“在这件事上,我们不相信警方的说法。”据悉,涉案警察是一名拉美裔男性,从警5年,目前已被停职。

CNN24日称,这起枪击案发生以来,当地民众和警方关系很紧张。22日,数百人在市内游行示威。24日,“黑人的命也是命”组织分支率领支持者再度上街抗争,要求当地政府追究责任。另外,还有人发起运动,号召民众25日在斯廷勒蒂及威廉姆斯出事的街口,举行烛光晚会。(王逸)

由于人多,健身操队伍在自行车道与机动车道间还竖立了7个锥形桶,拉起横线。

社区:“在尽量劝导不要占道”

距离十字路口还有几十米远,节奏十足的音乐已经传来,不时还有跳舞人群跟着节奏呼喊的声音。

11月12日,弘善家园社区工作人员回应,由于此处路灯亮度高,空间更为宽阔,今年疫情缓和后,不少居民就迁移至此处跳舞。“我们也在尽量劝导大妈们,不要占道,音乐声不要过高。同时我们也在跟交通队联系,希望他们加强关注,不要出现交通安全事故。”该工作人员表示,将在晚间安排人员加班去现场劝导。当晚,记者再次前往该十字路口,直至结束,并未发现广场舞队伍有变化。

带队跳舞的是一位中年女性,挂着耳麦,带领参与者一起发出有节奏的“哈!”

队伍阵容最大的健身操方队围观市民最多,他们身着统一服装,在强烈音乐节奏带动下,变化着动作和口号。

记者看到,两支广场舞队伍所处位置就在十字路口信号灯下,都有占用斑马线、自行车道的情况,晚到加入或围观的人群,不时出现在邻近的机动车道上。

这处路口有两拨人数较多的广场舞队伍,路口西北侧是集体鬼步舞、交谊舞队伍,加上围观居民,共有约20人;路口西南角的人群以健身操为主,粗略计算队伍以及围观者近150人。

多位跳舞市民告诉记者,今年五六月份开始,十字路口处这片空地被人“发掘”,每天大约19:30-20:30,不少人被吸引过来。“夏天时候人更多,几乎是现在的两倍,来晚了都没地方。”

观察期间,这个路口车流量却并不小。20时15分,记者站在十字路口南侧计数,一个绿灯时间经过10辆汽车、6辆电动车、3辆自行车以及1辆快递三轮车。有不少西向开来的汽车,紧贴广场舞人群在路口右转。

两拨团队占据路口 集体健身操直播吸粉

她的正前方是一个被架高正在直播的手机,在一旁围观的刘先生告诉记者,每晚都会在短视频平台上同步直播,“有时候没过来,手机上刷到了也会看看”。

11月10日20时,记者来到位于弘善西路与左安路的十字路口。

同日,记者向122交通事故报警热线反映交通安全隐患问题。工作人员表示将联系属地交通队,到现场查看情况进行处理。记者向对方申请,要求处理过后给予回应,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对于占道舞蹈是否有安全隐患,多位广场舞参与者给出的回答是否定的。

近百人在强烈音乐伴奏下跳广场舞或做健身操,并通过短视频平台直播。北京朝阳区东南三环弘善家园附近一条主路上,每天晚上都会有这样的情景。近日,有市民通过“有事儿@新京报(爆料关注公众号:北京知道)”反映,弘善西路与左安路的十字路口有人占道跳广场舞,周边车辆通行不便,存在交通安全隐患。

占据十字路口两边 来往车辆绕着走

记者向所在十八里店乡政府和弘善家园社区以及122交通事故报警热线反映“广场舞占道”问题。